Which language do you prefer?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
...
一个推友的中国故事

原文:https://twitter.com/C2019G/status/1284983188998291456

我第一次被抓捕时没任何心理准备。门突然被砸得咚咚响。出于本能的恐惧我拒绝开门,它们直接暴力砸开门,闯进我的房间就劈头盖脸的打我。我当时穿着睡裙,难堪的是我没穿内裤。在他们殴打的过程,出于自尊我努力维持身体平衡担心睡裙被扯落,我会全裸在他们面前。但还是被四个警察同时按倒在床边。

见我完全被控制,一动不能动,他们又粗鲁的把我拽起来,我忍着身上的伤痛说:请你们出去,我要穿内裤。

走廊和房间里黑压压站满了警察。其中有两个是女警察,愣了一下直接把脸冰冷蔑视的转到一边,其它警察屠夫一样瞪着我。打我那四个男警察正呼哧呼哧喘气。在它们的虎视眈眈中我像一头被围困的兽。

后来我准备逃走除了恐惧更重要的是在心里被留下的羞辱的烙印,这些羞辱让我下决心即使爬也要爬出去。

半年后再次被逮捕,有公民记者和自由亚洲电台主持人已开始联系我,要采访帮我曝光。出于要逃跑的考虑,我回绝了所有媒体的联系和各界关注。从所有人的眼前消失了。

后来我看到一些政治犯谈到被抓捕审问的过程留下的阴影。

江天勇说创伤无法恢复。

王全璋说被审问时几个警察猛地死死把他按在地上像按倒一头猪。

高智晟经历的羞辱更是难以描述。。。

我一直以为我足够坚强,即使逃跑过程承受了很多白眼和世态炎凉。即使知道这个世界如此恶俗,在你带伤求助时,不但不帮你还要质疑拒绝甚至讥讽你。但我还是很坚定自己该做什么。

我鄙视世界对我的伤害。。。无论是来自个人,还是国家。

我认为没有人能体恤我的痛,世人的肤浅和轻浮不配体恤我。我也不需要。即使被警察暴打也从不求饶,我会瞪着看土匪打我。

直到今天在教堂读到耶稣被捕被殴打的章节:

“有人吐唾沫在他脸上。。蒙着他的头打他,戏弄他。。辱骂他。。 鞭打他。。”

突然在教堂窒息在那里。

走出教堂,仍然无法释怀。

又到山上暴走了两圈。

我已经有个习惯,极度压抑时会到山顶没人的地方喊耶稣。

耶稣啊。。。耶稣啊。。。

声音在山谷间回荡。。。

或许天堂里的他,此刻突然也有所触动。

这个声音所承受的屈辱,两千多年前,他已承受过了。

我必须从羞耻感的阴影里走出来

世界配不上耶稣

中国共产党的国家也配不上我

我一直被世界拒绝

不是我做错了什么

是这个世界太刻薄了

sccmg
Loading comments...